香蕉视频最新下载地址 .app

“因为,我参加游巡竞赛之后,就像是躲进了乌龟壳子中的王八,一点都不敢露头了,不是害怕地府又是什么?”

我毫不客气,话说的愈发过分。

但器灵毫不动怒,只是透过灵气淡淡的看向我,竟然缓缓点头,轻声说:“说对了,我需要躲着阴曹地府,但却是因之事而引起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吃了一惊。

“事到如今,我就和说点实话吧,成长飞快,倒是有资格知道一点儿内幕了。”

器灵冷笑了一声,如此说道。

“我洗耳恭听。”

我心头一跳,意识到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即将发生,是我始终没有关注或是没有想到的,很关键的事。

(前面的‘643章苦战君级高手’中写差了时间,不是二十点四十九分零九秒,而是二十点五十七分零九秒,特此更正。)

器灵继续说:“历代的替补游巡之争,也没有这次的激烈。最深层的原因其实是,这次的替补游巡竞赛重要度倍增。”

“阴曹地府有十殿阎罗,但需要知道一点,这十殿阎罗只是职位名称,而坐上那些位置的人选,却是可以被替换掉的。”

钢琴与美女

“什么?”

我震惊的站了起来。

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十殿阎罗也可以替换?

器灵不满的抬头看我一眼。

我激灵灵的一颤,意识到失态了,尴尬一笑,缓缓坐下,认真的看向器灵。

“天地之间是有自然法则的,地府也属于六道轮回之内的一环,自然,在这里面任职的家伙,是可以得到提升的,只不过地府的提升或调度,时间太长了一些。比如,数千年换一位,或者更长时间。”

“总之,要是没有升迁的希望,谁耐烦尽心尽力办事呢?到了现在,有一位阎君大人,获得了提升的机会。换句话说,其有九成可能,将被调派往层次更高的世界去任职,这样一来,就空出了一个阎罗席位。”

器灵没有感情的述说着这些秘闻,我心惊肉跳,但只能抑制住情绪,全神贯注的听着。

“这一届的替补游巡竞赛,明面上是在争正牌游巡,但其实,争夺的是下一任阎君职位的替补名额。”

“只有成为正牌游巡了,才有资格和几个更老资格的家伙争夺正牌阎君席位,懂了没有?”

器灵停住话头。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不过是个游巡竞赛,如何艰险到这等地步?而且,鬼君都出现了?这简直太离谱。但若说和替补阎君资格有关,那我就懂了。”

我苦笑连连。

见鬼了,老子才不想做什么替补阎罗呢!不用说,那比争夺正牌游巡还要可怕,只是争夺游巡,就快要老命了,缺货才想去争夺替补阎君资格呢。

“以为自己懂了?其实,什么都不懂。因为,本不具备替补游巡资格。现在,懂了吗?”

器灵淡淡的送出一句话。

“咔擦!”

宛似晴天霹雳,我被震的身躯一歪,好悬摔倒在地。

急忙控制住自己,瞪大眼睛追问:“意思是,我本不是替补游巡,但是,暗中做了手脚,所以,我才有了替补游巡头衔?结合不敢在地府面前嘚瑟的事实,这就是说,为了给我弄这个资格,触犯了地府的律法,而且是深深的触犯,一旦被捉就万劫不复的那种?”

响鼓不用重锤,墓铃说的这些,足够我反向推出事实了。

“举一反三的本事见长,没错,就是这么回事。说白了,本来,地府给出的替补名额只有七个,但我暗中搞事,愣是将其变成了八大替补,且多出的这个名额,锁定在的身上。”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太多了,无需和细说,但需要知道的是,因为做这事,我才落得几乎灭亡的下场,还得附着在身上,依靠的猎鬼行动慢慢恢复。”

“地府的那些掌权者们,其中有三分之二都在追捕我的踪迹,但它们始终找不到。要知道,我于巅峰时期,曾经狠狠的教训过它们。”

“明白了吧?不是我怕地府,而是因为我眼下的实力不足以往的百分之一,不然的话,别说地府了,任何禁地都敢去!”

“现在让我出手救下二千金,对方不过是个初阶鬼君,对我而言不算是事儿,轻松就能解决了,灭了他也易如反掌。”

“但冥虚城这里,被监管的太严了,且地府掌控者们的意志弥漫在每一寸空间之中,这等情况下我现身出去,有七成可能会被认出来,被锁定住踪迹,然后……。”

器灵停住述说,不再吱声了,但我心如明镜了。

63号墓铃并不是见死不救,而是,不能救,不然会暴露的。

它若是全盛时期,自然不怕,但它这样的虚弱,如何能对抗地府掌控者们的追缉?

我这就是在强人所难。

沉吟了许久,我凝声说:“抱歉,我收回自己的那些话。很想问为何要帮我弄来替补游巡资格?但知道不会说的,所以我就先不问了。”

知道了墓铃的苦衷,我只能另寻他法了。

看来,回拨一分钟的权限得使用了,不然,我如何救下二千金呢?

这招是保命底牌,非万不得已不可用。但墓铃不能提供帮助的话,我只能将这宝贵的时间类权限用在二千金身上了。

“很识相。”

器灵点点头,站起身来。

我跟着起身,它转身往回走,一步步的接近墓铃山峰。

突然,它站住了,没有转身,却‘噗嗤’一笑。

我不由愣怔:“这厮傻了吗,笑什么?”

“姜度,有时候聪明绝顶,但有时候却宛似顽石一般的冥顽不灵啊,是,我不能现身在地府大能们的眼前,但是,我并没有说,没有救助二千金的办法吧?怎么不知道多问一句呢?”

猛地瞪大了眼睛,气愤的喊:“耍我?”

“算不上耍,只能怪过于死脑筋。”器灵没有转身,仍旧在调侃。

它既然有心情胡侃,就说明她很有信心,有把握保住二千金。

“怎么做?”

我问出重点。

“很简单,身怀宝物,只要割舍了某宝物的所有权,转到二千金的身上,那东西就能护住二千金不死了。当然,用过后,它会受损,但可以修复嘛。只看觉着它和二千金比起来哪个更重要了?”

器灵背对着我回答。

“什么样的宝物,是鬼牢法具吗?我可以眼都不眨的赠给二千金。”

我大声的回答。

“不是鬼牢,而是,鱼龙玉珏!”

器灵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就化为一道光窜回墓铃山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