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app

这位试炼之地的守门人此时有点蒙。

游宇手上戴着个奇形怪状的臂环(即决斗盘)他已经发现了,他姑且就把这理解成了外地开发的仪式道具。

决斗怪兽也并不是古埃及这边发明的。达姿他老爸距今一万年前就打开过决斗怪兽界的大门,而暗游戏所处的时代才只是三千年前嘞,中间差了整整七千年。

只不过是外地对怪兽精灵的驾驭不如古埃及的王族罢了。但其他地区诞生一些天赋凛然、能驾驭精灵的战士也并不奇怪。

游宇在这位守门人眼里,正是这样的人。

……只不过这个战士连石板都不用的吗?

那他准备用什么战斗?

游宇无视了他的疑问:“魔法卡-天使的施舍,从卡组抽三张卡,随后挑选两张手牌舍弃去墓地。”

看着对方将那小小的“纸片”塞进手上的道具,接着三位头顶光圈的圣洁天使便从天而降,同时带来了抽卡的许可。

古代魔术师不由更惊了。

纳尼!?他施法不用法印也不用咒语?直接瞬发的嘛?

此时他心中的震惊,简直就好比……就好比隔壁片场的唯一好好结印的老实人鬼鲛看到别人释放忍术双手一拍要啥来啥一样,简直世界观崩塌。

清纯可爱天使美少女午后居家梦幻写真图片

游宇的形象在这位魔术师眼中瞬间拔高了一截。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决斗”可不像未来那样是普及的卡牌游戏。要想成为一名决斗者,是需要付出极大的成本和代价的。

你不仅需要修炼自身的“魂魄之力”,让自己的魂力能在仪式中承受得了强大怪兽的召唤,并且还需要大量积累,刻苦学习各种法术知识。

因为要想施展某个法术,你不仅需要刻印有该法术的石板,你还需要熟练法印、对咒语也需要倒背如流,并更需要持之以恒的练习,才能学会释放石板里封印的那项法术。

越强大的法术和陷阱就难掌握。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阿努比斯看到游宇大手一挥直接就是一张“神圣的防护罩·反射镜力”时,会忍不住惊呼他居然能驾驭如此强大的陷阱。

“召唤元素英雄·固态侠。”

地面破开,来自遥远未来、一身钢甲的英雄降临到了这古老的仪式场地上。

【元素英雄·固态侠,攻击力1300】

“固态侠的效果。”游宇道,“召唤成功时,把手牌中等级四以下的元素英雄特殊召唤。来吧,天空侠!”

旋风卷起了黄沙,一身科技感十足、佩戴浮空涡轮的英雄从天而降,环抱双臂落到了场上。

【元素英雄·天空侠,攻击力1800】

“天空侠的效果。”游宇道,“召唤成功时,根据自己场上存在有‘天空侠’之外的英雄怪兽数量,选择魔法、陷阱卡破坏。

但是这个瞬间,我要发动速攻魔法‘假面变化’!把场上的英雄怪兽送去墓地,相对应属性的假面英雄特殊召唤。

我把风属性的天空侠送去墓地,假面变身!

孤独的英雄戴上复仇的假面,用切割的疾风撕裂罪恶!

假面英雄·阵风,召唤!”

一系列的操作,两位英雄迅速登场。接着天空侠还未站稳,人便已在魔法的特效下被全新的铠甲环绕,变身为了绿色铠甲、红色围巾的假面英雄。

【假面英雄·阵风,攻击力2200】

“天空侠的效果处理,这个瞬间我的场上有‘假面英雄·阵风’、‘元素英雄·固态侠’两位英雄,因此我挑选两张魔法、陷阱卡破坏!”

此时的古代魔术师已经眼花缭乱,脑袋发晕了。

等下,你呼唤什么仆从?

等等你刚刚那只仆从又到哪里去了?

你刚才说要发动啥?不对,在此之前这个绿油油的战士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他现在就像是远古时期的牌佬回归、看到对方一回合说书三分钟时的反应,整个人都是懵圈的。

纳尼?牌还可以这么打?

回过神时,他后场两枚覆盖的石板已经被天空侠卷起的风暴吹上半空,重重地在地面上摔碎成了粉末。

“阵风的效果。”游宇还在继续,“召唤成功时,对方场上怪兽攻击力减半。神兽王·巴巴罗斯的攻击力减半!”

【神兽王·巴巴罗斯,攻击力4000 →攻击力2000】

神兽王不甘地怒吼,但一阵无能狂怒后力量依然还是被未来英雄的力量压制了。虽然看不到数据,但古代魔术师也能感知到,现在的神兽王已不是对方那个绿色战士的对手了!

然而游宇的操作还没完:“魔法卡-融合。场上的‘元素英雄·固态侠’,手牌中水属性的‘元素英雄·液态侠’,融合!

从极寒的深渊中诞生,以绝对的冰雪之力主宰一切!

冻结吧!元素英雄·绝对零度!”

两束光融入进融合的漩涡,从中爆发的是冰天雪地!严寒冻结了大地,身子修长的英雄穿着雪一般洁白的制服缓缓落下,双臂环抱,白色斗篷轻缓飘扬。

【元素英雄·绝对零度,攻击力2500】

低温带来的强大压迫感让那位守门人一时都觉仿佛喘不过气,甚至连自己口鼻中喷吐出的每一口气都仿佛会被瞬间冻结,让他甚至觉得有点不敢正面直视这位冰冷的英雄。

“液态侠的效果,他作为英雄融合素材送去墓地,从卡组抽两张卡,之后选一张手牌舍弃。

接着是‘固态侠’的效果。他从场上藉由魔法效果送去墓地时,可以从墓地把英雄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游宇决斗盘的墓地区一张卡弹出。

“我要复活的是,最先舍弃去墓地的‘元素英雄·烈焰侠’!”

极寒的世界里迸出了一点火星,紧身衣的烈焰英雄纵身飞跃而出。

【元素英雄·烈焰侠,守备力1800】

“烈焰侠的效果,召唤、特殊召唤成功,从卡组把融合加入手牌。”

游宇卡组中卡牌弹出,他拔出那张卡,展示了出来。

“我把第二张‘融合’加入手牌,然后再次发动!”游宇挥手,“场上的‘元素英雄·烈焰侠’,加上水属性的‘元素英雄·绝对零度’,再融合!

从严寒的深渊中转生,再度降临!

元素英雄·绝对零度,再召唤!”

冰和火的力量交错上半空,重新化作宛如冻结的瀑布轰落在地。寒冰英雄环抱双臂降临,身周水花飞溅,但每一滴都在半空中被冻成了冰晶。

【元素英雄·绝对零度,攻击力2500】

“绝对零度侠的效果!”游宇道,“当他离开场上时,对方场上全部怪兽破坏!”

白色的英雄展开双臂,无边的寒气释放!他的斗篷宛如浪潮般波动,脚下冻结的领域在迅速扩散,那是仿佛连分子运动都要冻结的绝对静止空间!

便是不可一世的神兽王也无法抵抗低温的法则。他不甘地怒吼,但身体依然一寸一寸爬上了厚重的冰层。他高举过头顶的巨大斧头被冻得裂开了,砸落到他自己身上,将其本尊也轰成了碎片,化作了遍地冰渣。

古代魔术师嘴巴机械地道:“神兽王·巴巴罗斯,居然一瞬间就被……”

一轮之内这么多次操作,召唤这么多怪兽,后场的咒法、前场强至神明级别的神兽王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这种事别说见了,根本闻所未闻!

此时的游宇,在他面前简直便是那种超乎凡人理解范畴、已踏入神之境界的隐世高人!

是了,肯定是这样!

为什么他不用石板也能呼唤仆从?为什么他不用法印和咒语也能自如地应用任何法术?为什么他的战斗仿佛超越了一切常理的束缚?

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吧?

“战斗。”游宇平静地说,“用‘元素英雄·绝对零度’,直接攻击。”

古代魔术师回过神,目光重新恢复了神采。

还没完。

虽然前场后场全部被扫荡得干干净净,但他也还有手段!

他面前地面上黑色漩涡张开,记录有特殊力量的陷阱从墓地中被直接发动。

那是陷阱卡-交叉反击陷阱!(动画卡)

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回合,仅一次玩家可以从手牌发动陷阱卡。

这位古代魔术师的手牌中,一枚记载着陷阱咒文的石板随着他高速的咒语迅速翻转。

“‘次元壁’!”古代魔术师道,“一次战斗造成的损伤由对方承受!”

这样的话不仅能撑过这个回合,而且还能给予游宇2500点的高额伤害!

只要能……坚持到下个回合!

但游宇微微一笑。

“我支付一半的生命值作为代价。”

【游宇,LP 4000 →LP 2000】

“从手牌中发动反击陷阱-红色重启。”鲜红的陷阱卡浮现在了游宇面前,卡图绘制着“拉闸”的图案,“对方的陷阱卡发动无效,重新盖伏。那之后,对方可以从卡组再选一张陷阱卡盖伏。

但是这张卡发动后,直到回合结束为止,对方不能以任何形式发动陷阱!”

古代魔术师:“!?”

……天衣无缝。

所有的手段都被封死,甚至找不到一丁点反击的可能性,他输得彻彻底底。

绝对零度和高速旋风的双重冲击,绚烂的光效将他淹没,同时也将他的魂魄之力直接清空。

【古代魔术师,LP 4000 →LP 0】